fushimi bobo

來個預告www終於拍得了文若的正片QwQ!  拍完那天深深感受到高脚家具的美好orz

渣樣子渣妝技求輕拍x
7代文若最令君最莊嚴美麗x

CN:惠理子

【郭荀郭】愛上了, 這輩子也別想逃了 (3) (中篇)

繼續來更~奉孝開始有異樣了~ ( 求輕打><)

 

 

 

 

 

 

 

那个晚上,彼此不知耳鬓厮磨了多久,云雨多少场才停歇。荀彧一睁眼,看见格外怡人的阳光,正如初事後的第二个早上。
「昨晚梦到什麽了?」郭嘉难得地比荀彧早起床,坐在旁边。身上只挂着一件过大的白衬衣。
「忘了。」荀彧瞬间红了脸,搪塞过去。
金发男子像知晓什麽般轻笑了声,手中随意轻晃载着琥珀色液体的玻璃杯,里头的冰块互相碰撞发出清脆的响音。
荀彧眉头一皱。「谁给你买酒了?」
郭嘉并不在意,呻了一口。「你身边的人。再说我跟你一起之後都没有喝过了不是?」
「我身边的?」
「曹孟德。」
「老板?他认识你?」荀彧起身洗漱。瘦削修长的身影在房厅来回走着,为自己烫直西装。
「他看上了我」听见浴室传来跌杯子的声音,郭嘉满意一笑。「的画作。」
「所以这是买画钱。这酒我可不是自己买来解馋。」
「这并不代表你要喝。」荀彧洗了脸出来,还是有点心有馀悸,然而灵敏的嗅觉还是如常作工。「还要那麽高浓度…他送你多少了?」
郭嘉下意识地把桌底下的酒箱踢得更深入。 「真吝啬…只有这杯了。」他拿起一旁的衣架,把自己身上的衬衣挂着,再烫直一下。每天他为荀彧选好了衬衣便必先穿一番,美其名为他暖衣,但事实上到了盛夏仍旧如此。荀彧也让着他来,特别是最近公司多了项目处理,下班愈来愈晚,他知道这形式的留恋行为能令郭嘉稍微多一份安心。
然而郭奉孝远比他想像中的「没安全感的孩子」还要复杂。
「空腹喝酒,想胃溃疡了?」郭嘉迎上荀彧,为他穿好西装扣好皮带,像一名妻子那样为他打领带。 「不想我死,就早点回来。」身上一丝不挂的男子云淡风轻地笑了笑。
这可不是玩笑喔。

 


荀彧两天後才知道,郭嘉说的并不是玩笑。
他一上班便收到了袁氏企业手下的黑客趁着曹袁竞争胶着之时入侵公司电脑的消息,不少资讯外泄,且只有内部人员才有此能力。接下来三十六小时的办公室随即风行凌厉地化为曹氏企业上市後的第一个战场,分秒都得和袁姓的争夺。窗户紧闭的办公室内也从未有过如此紧张凝滞的空气。室内一贯的底下谈笑一概被抹杀得一点不剩,只剩下急促往来的脚步声,不断的电话和交头接耳的战事商讨。
荀彧身为曹操身边第一谋士自然全天候待命,同时负责调查间谍和处理如雪花四方飘来的电邮和文件。他还下令在办公时间转驳全公司员工的电话至自己的办公室,告诫如非必要就不要使用,以免在金融市场上错失伐袁的良机。
理想当前,大义无霾。
荀彧身先士卒地按下手机静音功能,并转驳了线。然而下一秒被曹操召上总裁室时才记起自己还没来得及通知家中人儿,自己今晚都临时在公司度过了。
工作狂如荀文若,还是想着晚上才回电郭嘉这个令他後悔一生的决定。
一天又过。其他同事尚且有饭膳的时间休息,荀彧却连三餐也是随便咬着面包完事。他结果一步也没有离开曹操身边,口中所出都是经无数次自我审量的计策,电脑上的数字和图表快栓塞了他的头脑。然而荀彧没有半句怨言。
待他第二天晚上终於为公司取得大捷,有空档回自己办公室偷闲一刻时,他发誓以後再不会如此不辞而别。
他的手机濒临缺电关机状态,好像揭示某人也是如此奄奄一息。萤幕上是无数个来自郭嘉的信息和未接来电。起初由一小时一次,到了昨天深夜时早已是隔几分钟一次,最後在翌日下午拨了一通电话便不见任何联系。
正想打开与郭嘉的谈天室,却因心中焦急而连续错按几颗键。当他返回主页面时,手机终於无声地自行黑了屏幕。
荀彧心中如坠冰窟。

 

 

 

 

郭荀郭- 愛上了, 這輩子也別想逃了(2)

 

一連更新兩篇~ ( 其實更想一次全更了) 

說起車車, 這篇文含荀郭和郭荀車的>< 小伙伴麻煩注意一下QWQ

(哎媽好怕被吞 頭一次發車QWQ

【郭荀郭】愛上了, 這輩子也別想逃了 (1) (中篇)

最近读心理学对边缘型人格障碍很有兴趣,於是在科普和上课的有限知识下产了粮>< 感觉在LOFTER 吃了好多粮要来贡献一下WWW


郭荀郭-R18有 (荀郭+郭荀) 边缘人格障碍症画家郭嘉&商业奇才荀彧 微曹郭有 (对不起我拿嘉嘉来开刀了QWQ) TE/HE


这篇文文是想让大家知道并关注边缘人格的人。 这是指界乎正常,忧郁症, 精神官能症和精神病的情况~ 主要徵状是情绪极易波动,自我形象极低,对事物看法十分绝对,而且看待同一事情时可以态度截然不同,所以他们很有可能会拥抱完又推开爱人噢。 他们甚至会用伤害来换取别人的关注和爱~当然他们大部分时间可以很正常,可以很友善,可是他们需要你们~


请慢用~OOC 请勿喷><>< 如有专业大大能指出这症有什麽表现错了也很欢迎WWW












初夏的微风悠然进入每家每户,重新唤醒冬雪所麻痹的骨骼,让青春之中的人儿回复敏感和活跃。和暖的晨曦透过一道道玻璃窗照进室内,彷佛把万物萌芽的生息注入人心,滋长每人独一无二的情愫之种。这样的天气正好衬托他们最美好的年华。
荀彧第一眼看见郭嘉是在大学友人的宿舍里。
微金光晕穿梭交叠晾置的衣物,光影在地上稍稍来回挪动,同时映出郭嘉长袖的半透白衬衫下,修长的线条。一头金色的短发,在朝暾下更发耀眼。他手中是一个有点破旧的衣架, 正要把友人的汗衣往上挂,却瞥见一个高挑的身形无意中进入了自己的目光。郭嘉回首,在背光之下,他如见珍宝般的温柔笑容是多麽令人难忘------
「我一旦爱上你,这辈子就别想逃了呢。」
「…诶?」
「哈哈哈…我是郭奉孝,初次见面。」



这是他们初见的画面。
回想起来,由毕业後同居开始,至今早已有五年的日月。
在阴沉绝望的房间里,郭嘉戴着黑框眼镜对着面前的画架,手托太阳穴,嘴边轻咬着笔尖。这将会是他下一份赖以维生的作品。由於一个画家并不需要按时上班,他每天便坐在工作室中一边为幅幅布料着色,一边期待荀彧从曹操的商业公司下班回来的开门声。
「文若~嗯…」郭嘉不忘顺手紧关工作室的房门,献上每天必主动迎上来的唇瓣。
「我回来了。」荀彧放开了郭嘉,柔柔一笑。
荀彧身上的深蓝西装是郭嘉为他挑选的,荀彧连坐皱它也不舍得。他把外套挂好後,看见郭嘉的画作,不禁微微一皱。「又画这些?」
「不画这些,成品不会完美。」郭嘉带歉意地笑了笑,画架上悬着的是一幅被溅了血红颜料的黑色蔷薇,旁边还有一只染红衣架。
郭嘉的画作从没有明丽二字。
这是自小便被教导正面积极的荀文若,不懂面对的事物之一。
或是正因如此,他们才能互相吸引。
荀彧解开了颈上紧绷的白色领带,外面几乎凝滞的浓稠空气实在让人喘不过气来。
像暴风雨的前夕。
到了晚上,厚重的云层终於熬不住闷热,大雨倾盆而至。
伴随着机关般连续几秒闪光和一阵不及掩耳的迅雷,正在洗碗的荀彧猛地被一股重量紧紧从後抱着,害得他下意识差点想把人用後肘推开。。
这是盛夏常有的现象,经历二十多个盛夏的郭嘉却显然还未能好好适应。
长发男生也顾不得手上肥皂,就被郭嘉半拉半抱地双双倒在沙发。
荀彧能感受到来自对方,不易发觉的抖颤。
他轻叹一声,把郭嘉紧紧回搂着,像对待一个小孩般安抚。「那麽大个人了,怎还怕雷…」
「在雷之中,好像只有我一个人。」
荀彧无言以对,可能这就是艺术家的思路吧?又或可能自己在他眼中并不算是人?专属大学美术系的文艺用词,读商出身的荀文若一句也不受用。 
但不仅如此。由初见的那句话起, 包括今晚的这句话,心中的疑惑便日复日地积砌又多了些。
一千多日的相处,却并非让荀彧更加接近郭奉孝的生命。他的爱人,就是一棵白千层,剥开一层又一层的心思,却彷佛永无穷尽。又像一个迷宫,走入一个又一个房间,可对面总有一道往更深的门等着他,似乎永无止境。
他和他是接近了,却又仍十分遥远。
商业和数字的世界教会了荀文若事事都求精准无误。与郭嘉的关系是他第一件因无法看透而不安,但不愿放手的事物。
荀彧无奈地轻叹, 谁叫自己爱上了他呢。




临睡前郭嘉摘下眼镜扔在一边,跨坐在散着棕黑长发的荀彧身上,依偎在其颈间,贪婪地索取十里香的气息。
「文若…荀文若…我的文若…」终於等到雷电停歇的间隙,金发人儿看似漫不经心地轻唤着爱人的名字,指尖轻点对方的鼻尖,温柔的气音吐在耳边,撩在心底。郭嘉深不见底的琥珀色瞳孔映出床头灯的微弱光点,却是彷如豺狼对猎物露出的尖锐目光。
外面的雨云消散,有心人却欲多催一场云雨。
「我明天得要和曹总开会。」
听见曹孟德的名字,郭嘉有点不满地撇了撇嘴。但亦没有发作,只是乖顺地睡在荀彧身边,把对方的手从身後拉过覆上自己的腰侧。
荀彧凑近,补偿般在郭嘉嘴角轻啄。「晚安了,奉孝。」不难捕捉到怀中人微微上翘的奸狡弧度。
关灯,每晚只要能望见郭嘉在黑暗中的淡淡笑容,无论心中怎样隐约的不安,这让荀彧相信,夜里总有星光。


PS: 下更是車 發圖~~(其實車車我不懂發...怕被吞什麼的)


郭荀郭產新人糧求問><

這邊剛產了一篇郭荀郭的文 ....HE/TE


原因是最近修心理學對邊緣型人格障礙很有興趣 於是想借文文寫出患者的一面(當然我知識是有限的啦ww)


弱弱地問會有人想看嗎QwQ


還未到19號荀彧日就忍不住發了(x)  我彧美顏盛世!!
不看眼睛是不錯像 可是一看眼睛就(xxx
隔了一千八百年 獻給留我一抹香的令君~

來個令君試妝www

彧:( 剛睡醒 )
嘉:( 偷拍成功 )
彧:奉孝 ..把它删了 ....( 惺忪
嘉:不要~( 按分享鍵 )

於是就有第二張了!!!( 誤

( 帽子是這樣小啦 頭擠不進只能這樣了orzz

花魁圖終於出來了><
滿足了我想奉孝穿花魁服的欲望(不對奉孝這樣穿是犯罪
畫功真的渣呀沒法子orzz

第二彈w
把之前靈感的畫發出來了w
兩對本命亦聚首一堂了
總括來說 就是曹家兩個左右擁抱的小媽加上兒子兒媳(?) ( 不對
我會努力弄好花魁圖的orz
畫功不好請見諒呀QAQ

結果深夜來發圖了w
奉孝有著"三國第一花魁"之稱 畫著畫著就連文若也拉下水了( 不
大概曹總會很喜歡吧( 删
衣服靈感來自無雙8嘉嘉+無雙7E文若
還未畫背景呀呀呀呀呀 先發草圖ww
填色技實在沒點好 大概最後只會填黑白色ww